皇冠国际开户官网

薛蟠被打了一顿,薛姨妈和宝钗都没有哭,香菱为何哭肿了眼睛?

  作者:韩雪丽

  b27ba6c52bc0f392e0d1520cd6d33b8c.jpeg

  香菱这样的人,本不是薛蟠能配得上,本来毫无关联,若非一个被拐,一个是豪门子弟,香菱阴差阳错地进了薛家,成了小妾。

  (一)香菱的情愿

  在薛家的几年,香菱还算平稳。

  薛蟠是怕母亲的,在家里说话行事,不会过分。

  此时,薛蟠未娶,人口简单,薛姨妈除了唠叨孩子们不会过日子,太浪费,别的也不会管什么。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,最是雅致,最是体贴人意。

  161133d178530d6edd6be46853c150ac.jpeg

  香菱还能看看书,认认字。

  她是满足的,漂泊多年,被拐子打骂的日子,她怕了。

  现在是安定了下来,对于她,一个离家的人,薛家的温情,暖了她。她喜欢这种日子,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  所以,她认命了,接受了薛呆子。

  这样的日子,如果能久长,香菱是情愿的。好歹这是一户人家。

  4f433afe25be77aff185e45b10ec5b1f.jpeg

  (二)香菱的眼泪

  薛呆子让柳湘莲打了一顿,其实不重,比起贾政打宝玉都轻。

  那时薛家母子,不在家,都去赖家做客了,只有香菱在家,她居然哭肿了眼睛,全书里,黛玉为宝玉哭肿了眼睛,别的姑娘们,还没如此过,另一个居然是香菱为了薛呆子。

  那时有些奇怪,她哭什么。

  薛蟠没伤筋动骨,有什么可哭泣的。后来回来的薛家母女,一个要找柳湘莲算账,一个劝妈息事宁人,别当大事,母女都没哭泣。宝钗更是一滴眼泪没有。

  可知打得不重。

  可香菱呢,倒是掉了多少眼泪呀。

  215049c1a106db84bbe0ba72d9a8c377.jpeg

  (三)香菱的叹息

  这也罢了。

  后来金桂进门,一心要撵走了香菱,薛蟠还用棒子打过香菱,极是委屈,后来,宝钗出面,把香菱要了过去,算是她的丫头了。

  本来这是好事,薛蟠和金桂夫妻,都不是省油的灯,她一个小妾,夹在里面,如何自保,能有宝钗出面,算是得了护身符。她可没平儿的周全和本事。

  她本应该极高兴。

  可是没有,她却挑灯自叹,反而伤感起来。

  9ee2c1a2ba8351ba5256beb106c68099.jpeg

  伤感什么呢,离了薛蟠,不是好事吗?可知在香菱心上,不是好事,她不想离开呀。

  可惜人家,对她没情份,左边是老婆,右边是宝蟾,外面能吃酒,哪里会想到她。

  香菱却愁得病了。

  她是不愿意吧。离开薛呆子,她其实是委屈的,是不想的。

  在宝钗这里,没什么繁重的工作,宝钗又和气,多好呀,可是她不开心。

  分明就是失恋呀。

  2f7716fbd6811da6df9841158311f040.jpeg

  【作者简介】韩雪丽,石家庄人,热爱诗歌,有作品发表在《写乎》《作家荟》《长江诗歌》等刊物。

  小编提示: “在看”。

 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:

  

 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:

  

  顾问:朱鹰 、邹开歧

  主编:姚小红

洪与、邹舟、大烟

  作者:韩雪丽

  b27ba6c52bc0f392e0d1520cd6d33b8c.jpeg

  香菱这样的人,本不是薛蟠能配得上,本来毫无关联,若非一个被拐,一个是豪门子弟,香菱阴差阳错地进了薛家,成了小妾。

  (一)香菱的情愿

  在薛家的几年,香菱还算平稳。

  薛蟠是怕母亲的,在家里说话行事,不会过分。

  此时,薛蟠未娶,人口简单,薛姨妈除了唠叨孩子们不会过日子,太浪费,别的也不会管什么。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,最是雅致,最是体贴人意。

  161133d178530d6edd6be46853c150ac.jpeg

  香菱还能看看书,认认字。

  她是满足的,漂泊多年,被拐子打骂的日子,她怕了。

  现在是安定了下来,对于她,一个离家的人,薛家的温情,暖了她。她喜欢这种日子,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  所以,她认命了,接受了薛呆子。

  这样的日子,如果能久长,香菱是情愿的。好歹这是一户人家。

  4f433afe25be77aff185e45b10ec5b1f.jpeg

  (二)香菱的眼泪

  薛呆子让柳湘莲打了一顿,其实不重,比起贾政打宝玉都轻。

  那时薛家母子,不在家,都去赖家做客了,只有香菱在家,她居然哭肿了眼睛,全书里,黛玉为宝玉哭肿了眼睛,别的姑娘们,还没如此过,另一个居然是香菱为了薛呆子。

  那时有些奇怪,她哭什么。

  薛蟠没伤筋动骨,有什么可哭泣的。后来回来的薛家母女,一个要找柳湘莲算账,一个劝妈息事宁人,别当大事,母女都没哭泣。宝钗更是一滴眼泪没有。

  可知打得不重。

  可香菱呢,倒是掉了多少眼泪呀。

  215049c1a106db84bbe0ba72d9a8c377.jpeg

  (三)香菱的叹息

  这也罢了。

  后来金桂进门,一心要撵走了香菱,薛蟠还用棒子打过香菱,极是委屈,后来,宝钗出面,把香菱要了过去,算是她的丫头了。

  本来这是好事,薛蟠和金桂夫妻,都不是省油的灯,她一个小妾,夹在里面,如何自保,能有宝钗出面,算是得了护身符。她可没平儿的周全和本事。

  她本应该极高兴。

  可是没有,她却挑灯自叹,反而伤感起来。

  9ee2c1a2ba8351ba5256beb106c68099.jpeg

  伤感什么呢,离了薛蟠,不是好事吗?可知在香菱心上,不是好事,她不想离开呀。

  可惜人家,对她没情份,左边是老婆,右边是宝蟾,外面能吃酒,哪里会想到她。

  香菱却愁得病了。

  她是不愿意吧。离开薛呆子,她其实是委屈的,是不想的。

  在宝钗这里,没什么繁重的工作,宝钗又和气,多好呀,可是她不开心。

  分明就是失恋呀。

  2f7716fbd6811da6df9841158311f040.jpeg

  【作者简介】韩雪丽,石家庄人,热爱诗歌,有作品发表在《写乎》《作家荟》《长江诗歌》等刊物。

  小编提示: “在看”。

 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:

  

 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:

  

  顾问:朱鹰 、邹开歧

  主编:姚小红

洪与、邹舟、大烟 达到当天最大量